dancer_in_the_dark.jpg 

原文貼於:
http://www.wretch.cc/blog/hypochon/11409202

    要看Dancer In the Dark的影評,網路上可以查到好多好多,
為什麼現在才寫這部?因為我一直不敢看這部片,直到最近,
才又再翻出未看完的DVD。

     影史上的逗馬宣言(Dogma 95)那些,我也沒徹底研究,
但是大概其中內容有項也跟手持拍攝有關係,也呼應了女主角
(也是聽Indie Music人很愛的冰島歌手碧玉飾演)視力漸衰看出去的外界的視角。

    我還記得中學時期的課本說近視市不會遺傳的,我從幼稚園就戴著大近視眼鏡,很靠夭的是:我看Dancer In the Dark真的哭得超慘,猛流眼淚那種。還好又是趁室友不在自己一個人關起房門來看。近視跟弱視是會遺傳的,影片裡的遺傳眼疾應是弱視,我也沒有詳細查看,
我猛流淚的原因是,從我非常小的時候我就開始面對假性近視矯正失敗,然後戴著厚重眼鏡,無法跟人好好打籃球,怕高度近視帶隱形會過敏,長大一點才聽我媽說祖父是近乎看不見的兩千度,而父親也是高度近視危險群。

    近視一旦嚴重到超出一定程度(眼鏡的鏡片到一千五百度就算做超薄鏡片還是非常重,重量的"重",在疊加上去,就可沒有辦法看見而失明了,況且眼鏡商也很難訂作到那樣的特殊鏡片。),就可以說是殘疾之身了,當女主角在工廠,妳視力不好雇主無法雇用效率不好,甚至會造成別人麻煩困擾,給機器和自己都帶來危險的妳。

    抱怨歸抱怨,我還是一直看電影,我也知道我的眼睛雖然慢慢穩定,但是還是高危險群,而且我好懶,因為葉黃素一罐好貴,我沒花錢去買來吃。

    Dancer In the Dark要我們面對的還有移工問題,死刑,(死刑的部分讓我想到好陣子前在長春戲院看的《婚假》),單親家庭等等。

    所幸Dancer In the Dark有摻進歌舞片的元素,碧玉唱歌非常好聽,
歌舞的部分也稍稍緩解了壓抑到不舒服的心情,當在面臨人性面,
特別是女主角與警察纏鬥那段,我幾乎被女主角從壓抑到嗚咽到放聲大哭卻仍必須隱忍著摀著嘴堅強地往前進給弄到很想關視窗。還好接著就接一段平撫人心的歌舞。也許歌舞橋段跟劇情橋段是可以在腦內分開來對待的,畢竟歌舞段落的確帶著幻想世界的快樂,縱使含著自我催眠(自我鼓勵,強迫式的樂觀),縱使歌詞也反映劇情,並且仍有些壓抑。

   雖然如此,但是我還是相信電影跟文化的這種東西,仍會是繼續在"現實世界""剷雪"的好方法,過了這麼多年,社會上大家所要作的應是把不公平不公義的事理,就算僅僅是微渺的一個人也好,慢慢推向角落直到未來很遙遠遙遠的某一天某刻,根除殆盡。
--
Dancer In the Dark(2000)
在黑暗中漫舞,Lars von Trier導演(丹麥)
http://www.imdb.com/title/tt0168629/
                                                                   
                                                                                沒有名字的貓
                                                                                      於2010.1.4

沒有名字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