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貼於:http://www.wretch.cc/blog/hypochon/11410410

文/ 沒有名字的貓
  
   童話故事,美麗,但有時又殘酷,並不是每個童話故事都是王子公主幸福快樂的生活,很多是美人魚最後變成泡沫。

 《空氣人形》是由漫畫改編而成的,但我沒看過漫畫,所以我把它當成一個童話故事所要帶領我們進入的一個奇幻世界。在這裡,被喚作小望的充氣娃娃(裴斗娜飾演)有一天不知是因為購買她的男人因為獨居的寂寞時常對著娃娃自言自語還是為何,總之娃娃忽然有了「心」,並且開始對外在世界感到好奇,偷溜出門模仿人們的說話方式與動作(像初生嬰孩牙牙學語),而且似乎困惑地產生「心」所帶來的「情感面」。

    小望的口白與World's End Girlfriend(以下省稱WEG)的配樂串起整部電影,WEG配樂銀鈴般甜美的開場中段弦樂的悲戚橋段,「心」所帶來的心情起伏時時映現著,小望的口白不斷說著:我是個充氣娃娃,人類性慾的替代品。小望帶著很物品功能性地不帶情感的述說
,在我聽來是極大的悲傷。(而在買主住處的這句重複對白在之後小望被出租店老闆也當成洩慾工具時又淡淡地念了一遍。)

    撇開買主vs充氣娃娃,性別上男vs女,念文學的很直接就聯想到男性權力上的宰制這類論述,電影裡充氣娃娃的童話帶來的兩面性慢慢也從小望初而為人(意識到自己擁有"心",也變成一個"人"之時),會去喜歡他者,在乎別人的想法,到因為在乎伴隨而來的失落、寂寞。電影裡很大的兩面性便是:
如何跨越人的疏離?
以及人與人之間因為差異性而造成的疏離是永恆命題,但又矛盾地每個人都需要透過他者才能來完整自己。

   小望喜歡上出租店員工純一是美麗的,但當她害怕純一因為自己是充氣娃娃而疏離她是殘酷的;純一對天真無邪的小望好是美麗的,但當他害怕讓小望知道他們倆的差異性,他不像小望是只充氣娃娃而撒謊所造成的傷害是殘酷的。不過美好跟殘酷本來就是一體兩面,當跨越了疏離的界線,要承受的可能只會更多,除了:也許會比較不那麼寂寞。

    一路上還有短暫出現形形色色的人,像是年輕時曾經是中學代課老師(替代品)的老人,充氣娃娃製造商店的小田切讓,小望也聽她們說了很多話,同時也跟他們說了很多話(藉由他者彼此互相完整)。

 小望疑惑地跟製造商說自己有了「心」好像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製造商人說他搞不清楚為何娃娃會突然有心,接著下個場景小望看到許多可能被粗暴使用過後丟棄的娃娃在商店後台,商人說也許這些娃娃是不被愛的(不被愛護,沒被好好對待)。最後娃娃小望說謝謝你製造我,商人說我才要謝謝妳。

    還有公園裡老人唸的詩句(見附錄)。老人直指胸臆地說自己心裡頭也空空地,(好像敲打就可以聽到清脆回音聲響般),小望理所當然開心地以為又多找到一個充氣娃娃夥伴了。後來寂寞的老人在垂垂老去前問娃娃說:妳可以摸摸我嗎?(買充氣娃娃的那個買主也曾拉著娃娃的手撫摸他並且問過,這裡老人同樣地也問一次。)

    除此之外,整座城市看起來似乎充滿許多廢墟場景,但是全景拍攝,看著早晨的藍天還是非常美,也可以電影裡的美術部分很棒。

    這城市或許也有許多充氣娃娃,當他們擁有心以後,就會開始感到痛苦,像人類一樣,為了"心",總是感到痛苦。小望的口白在電影最後依然語帶質疑,有那麼點悲傷但是疑惑大過於此:究竟該不該擁有「心」呢?充氣娃娃小望最後做了什麼選擇也許都不是那麼重要了,因為這一體兩面的故事也同時告訴我們:好像突然多了一顆「心」的人才會對世界感到好奇而去探索;而原本就有心的我們(人類)反而會不希望自己擁有「心」,會刻意去麻痺自己,因為會感到痛苦而開始疏離,疏離感帶來的又是痛苦,無限迴圈的循環。

 


 沒有名字的貓                   
 2010.1.5(於1.4信義威秀觀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沒有名字的貓。 的頭像
沒有名字的貓。

霧中風景˙在地下室空氣稀薄練習換氣唱起歌

沒有名字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