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hypochon
 
20120112052154 J
    不談《茉莉》最外圈設定的演藝圈醜聞故事,《茉莉》巧妙的利用"時間"
還有生動迷人(但卻對比著心痛)的電影手法來刻劃穿梭過去的褪色回憶與無從逃避的現在。
透過女藝人姐姐的回溯,在過去的晃動、顆粒、異質的色調底下,一樁父親亂倫小女兒的恐怖事實漸漸浮上檯面
(然則父親的說辭是女藝人姐姐沒寄錢回家且遭自己注射毒品的小女兒是心智不正常)

short411-thumb-300x210-13278 庭
    《庭院》裡一開場就是女主角耀萱蜷縮著身子在窗檯邊,背景聲音是親友們閩南話對甫過世母親的
哀悼,後來母親不段以回憶但是沒有調整任何顏色以平行的方式出現在父女的對話裡面搬演(母親在"庭院"蒔花接木
唸著她所呵護的花名諸如桔梗花等等、母親要去日本學園藝父親回國到家時發出愛的甜蜜負荷的抱怨、
父親跟女兒說母親年輕時很愛逛街趴趴走也只好陪著她到處逛的嘴角難得微微上揚...) 


     相比於《記得打給她》張捷的冷靜內斂(父親也是壓抑但還好是有習慣性接話的那種關切才能開啟兩代的溝通!),《庭院》的不慍不火的情感是三部裡面我認為最自然流露的,也因此電話裡頭耀萱接到Jenny說父親去英國完成母親參加未果的花藝研習營,平常話不多而且堅毅的父親卻窩在英國旅館哭時,也跟著壓抑地抽搐的哭將了起來這邊讓我很自然的被這樣的情緒牽動著(而此時父親若無其事的走進客廳問耀萱是在哭什麼啊?)



    這三部電影都某種程度呈現了台灣的家庭問題、家中老人的安養問題(特別是小孩子求學後長大後面臨外出工作的抉擇),其中《茉莉》更是控訴了沉重的亂倫的社會問題。(知曉妹妹情景後也差點遭毒手亟欲脫身的姐姐拿刀刺入父親那幕也滿是血淚)


    最為難能可貴的是這三部電影的導演都是男性導演,(這應該是少見的能夠特別quotation mark"男性"的時刻吧)
《記得打給她》至少是以張捷為男主角,《茉莉》以及《庭院》有許多女性主角內心幽暗隱微的複雜心境描繪,
看完電影不禁想著:也許這是種契機跟希望,因為有好一陣子處理這類題材的都是女性導演、
女性作家花很多力氣去撞擊去喚醒這個議題,可是這次看到這三部男導演所帶出來的家庭問題的反省力量
卻不亞於這幾年看到許多女性導演作品的質量(暫時想不到合適的例子反正女導演真的很多這類題材),真的很令人驚喜。

27050_111946665499297_106265829400714_170762_2658207_n 記得
--
《茉莉》電影官網:
http://godplaysyou.pixnet.net/blog
《記得打給她》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8%A8%98%E5%BE%97%E6%89%93%E7%B5%A6%E5%A5%B9/106265829400714
--
《茉莉》五顆星
《庭院》五顆星
《記得打給她》四顆星
--
      《記得打給她》也談電影創作的焦慮(本次金穗獎另有《五樓之二》也是談創作焦慮)

沒有名字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